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读读看小说 >> 花瓶记 >> 三十八.一家NC

“小西?”

小西静静的看着站立不稳倒在她身上的花智杰,没想到完全继承了父亲儒雅多情性子的他会醉成这样,而且能认出她来,本来想他会不会对着她叫杨玲的。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花智杰如此颓废不堪。

双眼布满血丝,下巴上冒出了青色的胡渣,身上也沾了些呕吐的秽物,酒气秽物的味道混合散发着酸臭。

眉尖蹙起,冷冷的看着花智杰。

她并不惊讶花智杰会弄成这样,毕竟花家兄妹都是一个德行,都为了同一个女子这样颓废过,小西那段时间可以说比花智杰更甚,所以她还是能理解的。

花智杰看着小西打了个酒嗝,总是正义凛然的教训她的多情眸子此刻满是痛苦,看样子是哭过的:“小西,父亲收了小玲做义女,以后她就是我妹妹了!”说完又是一阵大笑,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哽咽声。

似哭似笑,小西就这么看着,在他突然要吐时,猛地将他推开,他吐完之后就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看着花智杰这么放心的在她面前不醒人事,小西有些讽刺,又不知道讽刺什么。

看看不远处的花家,她想就这样把他打包扔进去,但那个家已经没有了她的立足之地,既然出了那个门她就不会再踏进去,至少现在不会。

上前在花智杰身上踢了踢,看能不能摇醒他却被他抱住脚。

看着他眼睫上的泪痕小西有些怔然,花智杰跟她一样,在杨玲这事情上智障了一些,他何尝看不懂父亲的手段,只是他还年轻,对未来总是抱有不切实际的热情和幻想。

过往的路人纷纷侧目,低声议论着,大致也就说这男子多痴情,这女孩太无情之类的,居然用脚踢男友,男友还这么痴情的抱着她的脚不放开之类,小西一时有些愤怒,用力甩开他离去,路人的指责声对她倒没什么,可不知哪根筋搭错,她居然叫了辆出租车回来,将花智杰拖上车带回了公寓。

到家后她直接拖着花智杰的两只脚倒拉进浴室,也不管会不会硌到他,打开自动循环水后拿起莲蓬头就对着他一阵猛冲,花智杰总算醒来,迷蒙着眼有些辨不清此刻身在何地,大脑短路的样子,很傻,一如当初的花小西!

“这是什么地方?”

“我家,洗干净了再出来!”

扔下莲蓬头,甩下这句话之后小西就转身出去,她气自己不争气的举动,明明不相干的人而已,却还是将他拖了回来。

花智杰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只觉得浑身都疼,衣服也有些破损,像是在水泥地上磨出来的,此刻的他想不到那么多,只觉头疼欲裂,一头栽进浴池里。

此刻正是保姆过来做饭的时间,小西直接将花智杰扔给了五十岁左右的阿姨,拿了一套干净的睡袍请阿姨帮花智杰换上,这阿姨是花母请来的,人老是本份,看到这样一个陌生男子醉醺醺的在小西家,再加上她还知道小西有个妖孽男友,难免就对着小西客气的唠叨几声,小西淡淡的应:

“这是我哥。”

看阿姨还要说什么,小西补了句:“亲哥。”

吃过晚饭后阿姨就回去了,客房内空调开着倒不会热,小西拿了条毛巾毯给花智杰盖上,便回到自己房间休息。

早餐小西随便吃了点,就去给吴振阳上课,这娃进步很快,听吴老爷子无意中提起这娃最近抱了个围棋班,系统的学习,斗志高昂。

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听到客房内隐隐传来说话声,小西也没去在意,他的手机就放在了他的床头,估计是在打电话。

小西猜的没错,确实在电话,只是她没深想或许不是他给人家打电话,或许是别人给他打电话,等她想到这一层时,花父和杨玲已经站在了她的门外。

这个时候看到花父和杨玲真的叫小西很意外,花父依然是一个上位的父亲派头,对小西说话都是命令加教训的,显然余火未消,而杨玲则从头到尾都安静的在花父身边当父亲的贴身小棉袄。

在看到花智杰从房间出来后,花父难免要演回严父训子的戏码。

杨玲看到憔悴的花智杰,立刻内疚的像要死掉一样,痛苦的蹙起眉,泪光闪闪,温情的柔声说:

“智杰,我知道你好爱我好爱我,你知道吗?能当你妹妹我有多开心,从小到大我就一直把你当亲哥哥一样,你比亲哥哥还要照顾我,我好感动,好感激,在你身边我好安心,可这不是爱。智杰,你告诉我,怎么样才能让你不这么痛苦,你知不知道,看到你这样痛苦我的心就像刀割一样的痛,你不是在折磨你自己,你是在折磨我啊!”

花智杰一看到杨玲的眼泪立刻痛苦的面容扭曲,痴情无比的凝视她:“小玲,我错了,我真该死,我怎么能折磨你呢?我爱你啊,我好没人性,我好过份,我简直就是畜生,我怎么可以爱上已经是我妹妹的女孩,你这样美好,我的爱对你来说都是一种玷污。”

“不,智杰,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的爱那么美好那么单纯,怎么能说是玷污呢?你知道你这么说我的心有多痛吗?你怎么忍心说这么残忍的话?能被你这样爱着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我好快乐,好幸福,又觉得好难过,智杰...”

“小玲,你太善良了,我怎么舍得你难过?你是这样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子,不忍心伤害我,我该死,真是该死,居然让你这样为难,我还口口声声说爱你,哦,天啊,我都做了什么?原谅我,小玲,你一定要原谅我无心的伤害,因为我是这么的爱你,我可以帮你,可以祝福你,可以把照顾你,可小玲,你不能残忍的让我不爱你,不能残忍的说是我妹妹,你不能这么残忍,所以你一定要原谅我,无心伤害只因爱,海枯石烂心不变!”

杨玲泪蒙蒙的看着他:“不,不,智杰,你别说了,你说的我都要羞愧的死掉了,你是高高在上的少爷,而我只是个佣人家的小丫头,我配不上你,看你如此憔悴,脸色如此苍白,这样可怜,我好心痛,我好心痛!”

听的小西鸡皮疙瘩直竖,花父眼中却微不可察的闪过一丝不悦。

可能她真的是异类,不懂他们的爱情。

“你既然已经没事了就离开吧!”小西打开门,淡淡的看着他们三人,逐客的意思非常明显。

只要小西一说话杨玲厉害凝噎不语,委屈的依偎在花父身边,泪眼朦胧。

“小西,我们难得来看你,你就这样冷淡吗?”可能是因为小西将他拖了回来,他此刻语气不像过去那样尖刻,表情痛心疾首。

“看我?”小西微微的讽刺:“留给那些稀罕的人吧,不好意思,请你们离开。”

“小西,这样说话不好吧?他们不是别人,是哥哥和爸爸啊!”杨玲蹙着眉头,温婉的轻声责备,语气不重恰到好处。

“你哥哥,你爸爸才对吧?”小西嘴角的嘲讽越发的明显。

“小西,你怎么能这么说?而且这房子也是爸爸的,你怎么可以赶爸爸走呢?”她吃惊的看着小西。

花智杰也趁机劝小西回去:“你离开家之后我们都很担心你,你可能以为爸爸不关心你,要是不关心你,现在你吃的穿的住的都哪里来的?我知道,你想说娟姨对不对,可娟姨的钱是哪里来的?还不都是爸爸的吗?”

小西手指掐进掌心,她一直急着独立就是不想花花家的钱,想和花家彻底断开,这样或许就能摆脱联姻,虽然这一切都是花母安排的,却仍然让她觉得在花花家的钱。

这些资产完全属于花母个人的,但小西不知道。

她笑了,浑身发抖。

骄傲的直起背,转过身去房间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拎着包沉默不语的拉开门。

杨玲急了:“小西,你误会了,我们不是在赶你走。”她说的情真意切,满含感情:“你这样倔强有什么用呢?你手上的包不还是爸爸的吗?小西,回来吧,我们都爱你!”

小西只觉得天旋地转,拎起手中的包朝杨玲狠狠的砸了过去。

尖叫声,箱包落地时铁柄激烈撞击地面声,散落在地上的几件衣服,衣服上滴落的鲜红的血,以及怒极的花智杰狠狠甩过来的巴掌声。

**********************

那天的事就像一个禁忌,谁都没再提起过,林舒舟更不敢提杨玲这两个字,连她为什么红肿了半边脸都没问,只是沉默的帮小西上了药,一个不大的六十平米的旧房子里从此住了两个女孩。

小西还是小西,只是又回到当初那个在医院刚醒来时的她,冷若冰霜。

她跟着林舒舟白天做家教,晚上在夜市摆地摊来赚取学费。

林舒舟倒是爽快,一点也不担心多一个竞争对手,帮着小西挑货还价,带她熟悉市场,两人联合起来在夜市摆地摊。

这其中也有窍门。

林舒舟因生活所迫,进入社会比较早,十分精明泼辣,嘴皮子也利索,而小西在这方面就稍显稚嫩木讷,也不会讲价钱,她是习惯在商场买衣服的人,开价说一不二,即使有人还价,她也只是微笑着看着人家不语。

这样几次之后林舒舟也就明白了,便两个人合伙,小西在开价之后人家不买便会转向下一个地摊,而下一个也就是林舒舟那里,林舒舟把价钱提高五元,黑的说成白的,黑白说成彩色的,高价卖出,但夜市上的消费者一般都以低层居多,自然选择便宜的,几次之后在小西摊上买东西的人回头客越来越多,因为那傻妞不会坑人,都报实价,而别的商家开价就能吓死你,还价麻烦不说还不一定比小西那里便宜。

而这些顾客当中又以年轻男子居多,每次生意大好,林舒舟都笑的跟偷腥的猫,小西感谢之余又非常无奈,比较不适应那样杂乱的环境。

有句话说,你不能改变环境就只能适应环境,小西努力的适应,以游戏心态来抛却那些尴尬和羞涩,当一个小商贩。

夜市虽然能赚些零花钱,但小西心思不在上面,这一切主要还是林舒舟在打理,她忙着搜集资料在开网店,将想法与林舒舟说过之后立马得到响应,激情盎然的开始自主创业,小西仿佛很快恢复过来,开始笑了。

从申请店面到开通支付宝,从拍照片到货品上架,从看网上贸易到各家店主心得,从等了一周都没一个顾客上门到学会买信誉当三钻商家,中间一步步的从不知到知,累积经验。那段期间小西不曾再去过碧阁,全身心投入到‘事业’中去,顾远宸一直笑着看着她蹦跶,偶尔几次还会出现在小西地摊前,帮着招揽生意,男女老少通杀,那几天的生意总是格外的好。

她离开那天身无分文,而暑假即将结束,她要准备昂贵的大学费用。

艰难的生活让这个曾经的大小姐学会了面对现实,学会了很多很多她曾经想都想不到的事,学会了精打细算,学会了在超市买东西时看这个多少克多少钱,那个多少克多少钱,然后拣最实惠的来买,最好还是打折的。

这样的生活让她彻底沉静下来,仿佛一夕之间长大。

她依然和花母联系,依然撒娇,却再没接受过花母的半点东西,全部是靠她自己一手一手的挣来的,不光是花母,顾远宸的任何东西她也没有接受过,顾远宸却从不勉强,只是宠溺的抱着她,任她蹦跶,在她疲惫时会轻柔的帮她按摩额头,帮她分析经济、股市证劵等一系列问题。

网店的第一个生意上门时小西终于收到了H大的面试通知书,原以为她完全没希望的,林舒舟拿着小西的通知书高兴的又叫又亲,将小西抱着转了好几个圈圈。

小西也轻微的勾起唇角,难得扬起灿烂的笑脸,如阳光下鲜花绽放,绚亮夺目,美丽却无声。

面试那天她即使穿着规规矩矩,也依然掩不住风采,顾盼之间眸中似有流光闪动,即使在看到杨玲的那一刻,她也依然没有停下笑容,只是优雅淡然的移开目光,自信的走进办公室开始面试。

面试官有两位,小西都不认识,问的问题很尖锐,比如社会问题,学习问题,除了学习成绩以及档案上记录的特长还有什么让你值得骄傲的东西。

夜市上与三教九流的客户打交道使得小西面对这些来镇定自若,淡然而缓慢的说着在H大附近摆夜市的情景,摆夜市的人多为在校大学生,还有很多自己创业的大学生,针对当代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就着自己的这段时间的经历,有条有理,侃侃而谈,再针对前段时间在法国的见闻,从底层到中层再到高层,就像聊天一样,和面试的两位教授愉快的聊着。

语气始终平缓,眸子流光溢彩。

花小西算是面试时间最长的一个,下一个杨玲,等待的时间越长就越焦急,内心也愈加紧张,还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情绪,让她死死盯着那扇面试的木门,她想小西顺利考上,又似乎不希望听到好消息。

她捂着头上的纱布,医生说可能会留下疤痕,幸好在头上,可以用头发挡住,她怎么也想不到花小西会有那样的举动,像一只疯狗一样拿箱子砸她,淑女就该温柔典雅,就像自己这样,自己才是名门淑女。

她明明是为她好,是花小西太倔强。

小西当时的表情、眼神、鲜明的五个红指印在杨玲脑中一闪而过,还有花父当时的表情还有看着杨玲的眼神,杨玲心中骤然闪过一阵恐慌。

小西虽然对不起她,但是…她也不能诅咒小西考不上H大啊,她纠结的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神情越发的痛苦,仿佛被矛盾拉扯着,直到小西满面春风的出来,她心底再度不舒服了,她为自己的小心眼儿感到愧疚,同时又恢复了些自信,望着擦得明光可鉴的瓷砖内自己的倒影,杨玲清丽一笑,心神不宁神色复杂的看着小西与她擦肩而过,抬起下巴如同骄傲的孔雀逃一般的走进办公室。

办公室内光线明亮,她忐忑不安的看着办公桌后一男一女两位教授,大约都在四十几岁的样子,皆穿着中规中矩,女教授带着副黑边眼镜,头发烫成中规的卷发,眼神看上去颇为冷厉,男教授看上去则随意很多,看着这位如同从古画中走出的气质甜美温婉的女孩平淡的说:

“H市第一高中的学生,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一直是三好学生,曾拿到过两次三等奖学金,品学兼优,除却高三最后这个学期的成绩及个别同学的评价,几乎堪称是拥有完美档案。”

女教授扶了扶眼镜的边框,面无表情的接着沉声说道:“而我刚好对杨同学这段经历颇感兴趣,杨同学就给我们说说这个吧!”

喜欢花瓶记请大家收藏:(www.duduaa.com)花瓶记读读看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花瓶记最新章节 - 花瓶记全文阅读 - 花瓶记txt下载 - 九紫的全部小说 - 花瓶记 读读看小说

猜你喜欢: 青春制暖彩虹在转角再见青春的你我们的小憧憬重生八零甜宝妻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花瓶记心中那只沉睡的夏蝉不乖我就吃掉你!有个女孩叫夏桐一点都不甜腹黑你不喜欢我这样的?神明今夜想你咱俩没完我想我已慢慢喜欢你我男主超甜你好消防员重回初三忍冬周小云的幸福生活若春和景明我的青春你的城
完本推荐: 每天都有食材在教我怎么做饭全文阅读光明纪元全文阅读穿到大佬黑化前全文阅读都市大进化时代全文阅读和珅全文阅读戒不掉的喜欢全文阅读公主病全文阅读奈何全文阅读每天起床都看到模范夫夫在闹分手全文阅读暗格里的秘密全文阅读今天的我还在跳舞全文阅读家有庶夫套路深全文阅读白日梦我全文阅读大唐李承训全文阅读神级幸运星全文阅读死循环[女配]全文阅读冠盖满京华全文阅读于是我们在一起了全文阅读小可爱,你假发掉了全文阅读牧神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写轮眼异世纵横仙宫摄政王入赘不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我和二哈共系统冷宫娘娘有喜啦洪荒:我的师傅是女娲我家爹娘超凶的最强武帝系统农门娇俏小厨娘我的房分你一半神魔之玥上为尊大魔王娇养指南极品飞仙前任无双异界狩魔日常咫尺之间人尽敌国都市无敌医圣超脑太监穿书后,我嫁给了男主他亲叔盖世双谐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旱魃神探众神世界从今开始当神豪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冥冥之中喜欢你穿越从主神开始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橘猫的报恩

花瓶记最新章节手机版 - 花瓶记全文阅读手机版 - 花瓶记txt下载手机版 - 九紫的全部小说 - 花瓶记 读读看小说移动版 - 读读看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