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读读看小说 >> 子夜十 >> 找不到出口就死

找不到出口就死

静静深呼吸, 再呼吸, Guest.013用自身的修养,顽强地平复了想发飙的心情, 这才向着远处躲避的大部队走去。

众人见他过来,身体本能紧绷, 哪怕知道按照故事剧情发展,接下来应该要进入那个奇怪的游戏,攻击想来可以暂停了,然而被窒息的恐惧,还是如影随形。

Guest.013隔着很远, 就感觉到了那种群体性的恐惧和戒备, 一想到这是自己造成的效果,愉悦感便不受控制地涌上来,多少弥补了些许他对这一关奇葩规则的恼怒。

Guest.013喜欢别人怕他,越怕, 他越兴奋。且这种怕,要来自他不动声色的压力, 狂怒暴走什么的, 太难看了,不符合他的处世风格。

他也讨厌肢体接触, 除非像刚刚那样,人都发疯似的扑上来了, 他只能亲自动手, 否则他都会尽量避免近战, 那些脏兮兮的闯关者,他碰一下都浑身难受。

造一片真空领域,让人在里面自己慢慢窒息,安静而完美。

【公布游戏规则。】

耳内半命令式的机械语调,传来第二遍催促。

Guest.013眉宇间闪过不爽,但一想到前一条提示里听到的,又觉得配合一下鸮系统的恶趣味,也不是那么难以忍耐。

上一条提示明确告诉他,待游戏开始,就可以再次进入自由时间,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怎么攻击就怎么攻击,再也不会被强行打断,一直到闯关者全部死亡或者通关。

折腾这么久,终于等到了他真正想要的,这让Guest.013一开口,声音都温柔好听了。

“别怕,第一阶段攻击到此结束,”他在众人面前六七米处站定,难得起了点同情心,没再走近给猎物们施加心理压力,“接下来我要和你们玩一个游戏……”

众闯关者不希望被浴袍男看出自己是上帝视角,但到了嘴边的话实在很难忍,所以当浴袍男公布游戏名字的时候,他们也嘴唇微动,用默念的方式一字不差随上了浴袍男吐出的七个字——

“找不到出口就死。”

Guest.013以为自己说出游戏名,会收割一批惨白的脸,结果对面一个个神色坦然,口中念念有词,关键节奏和韵律还和他的说话及其相符。

如果把“找不到出口就死”看成一句死亡诅咒,他现在的感觉就是对面三十来个人一起默念着把这玩意儿反弹回来了。

Guest.013在寒风中紧了紧浴袍。耳内传来第三遍催促,他暂时抛开这些有的没的念头,开始执行讲解任务。

“游戏的场地范围在古堡上半部,也就是5-8层。游戏开始后,我会对你们进行无差别攻击,不要再幻想我会中途停止,或者手下留情。活命的唯一途径,就是在被我杀掉之前,找到离开游戏场地范围的出口……”

“我知道你们每人手上都有古堡地图,从地图上可以找到古堡的每一道门,每一扇窗,每一条路……”

“不管什么通道,只要能通往游戏场地范围之外,都有可能成为出口。但这些里,只有唯一的一个,是真正的[生门],也只有它,才能带你逃出生天。”

Guest.013抬起头,冷淡的目光透过镜片,望向古堡上方某个窗口。

“现在,顺着那里放下来的梯子回到游戏场地吧。”

众人不用循着他视线去看,也知道那窗口位于古堡七层,有一条软梯从窗里搭下来,一直垂到地面。

因为在脱离真空领域的第一时间,他们就根据已知剧情,提前在古堡外壁隔空扫描了。

可是看浴袍男那么认真,他们也不好不配合,故而齐齐转头,还装模作样寻找了一会儿,才锁定墙外软梯。

这种对手置身其中而他们永远俯瞰“战场沙盘”的感觉,实在有点暗爽。

仗着离浴袍男比较远,越胖胖小声感慨:“我真是爱死了提前剧透的上帝视角。”

郑落竹搭上他肩膀,同他一起仰望窗口,低声叹息:“你可能忘了,上帝还说过,窗口里有杀人魔。”

越胖胖:“……”

“怎么还站着不动?”Guest.013催促,“快爬吧。放心,我会攻击的。”

三十九个闯关者:“……”

这还放个妈蛋的心!

前有杀人魔,后有浴袍男,众人进退维谷。

剧情里他们是爬了,可当故事情节真正成为现实,谁会在明知窗口里躲着杀人魔的时候,自投罗网?

反正爬不爬,浴袍男都会攻击,那他们为什么还要按照剧情轨迹走?

从别的门进古堡,再回到5-8层,或者干脆爬其他窗户,总有……

“叮——”

静谧暗夜里,响起突兀的提示音,打碎了闯关者们的幻想。

<小抄纸>:请在十五分钟内,沿软梯返回古堡上半部,进入游戏场地。否则,即视为通关失败,会被处理掉哦。

倒计时在<小抄纸>内开始——

00:14:59

00:14:58……

然而每个人的视线,都固定在“处理”两个字上。

沙漏电梯时发生的一幕,再度刺痛了他们的神经。这痛里有怒,有悲,更多的却是无力和绝望。

他们拗不过关卡规则,至少目前,他们根本无法与之对抗。

众闯关者陆续放下手臂,抬头再次去看那软梯。

关卡没给他们选择机会,爬梯子回古堡,是他们唯一的路。他们心里也知道,迟早都要迎着头皮上,因为杀人魔可能会弄死你,但如果时间到了,还没进窗口,鸮系统是一定会弄死你。

可没人愿意打头阵,当杀人魔的第一个祭品。

00:14:00

00:13:59

00:13:58……

一分钟过去了。

还是没人动。

Guest.013本想等他们开始爬了再动手,可足足吹了六十秒夜风,也只收获了一群面面相觑、脚下生根的家伙。

因为自己没攻击,所以对方爬梯子的动力不足?

还是先前那声“叮”的提示里,有又什么新的游戏思路?

Guest.013看不见闯关者的<小抄纸>,又不想主动询问,破坏自己高冷的姿态,遂开始酝酿新一轮的真空领域,打算送这三十九人一程。

可还没等他酝酿完成,对面众闯关者里忽然有个修长身影,走出大部队,到古堡旁边那棵先前被他们压断的树木残骸里,拣了一根断掉的长树枝,直径比手腕略细,一米多长,当棍棒一样拿在手里,正合适。

“我先来。”握紧树枝转向古堡,唐凛静静开口。

众闯关者在他挑拣树枝的时候,就明白了他的意图。

因为相比大部分人都会随身携带的匕首、短刀这些贴身短武器,树枝或者说棍棒这样比窗口还宽的长武器,在当下的处境里,更实用——进可搪开杀人魔,让自己和对方保持安全距离,退可横挡窗口,暂时阻碍杀人魔冲出,给自己争取逃生时间。

树枝当武器没什么可惊叹的,在场随便谁用脑子想想,都可以想到要用长武器。

但真正走出来,说“我当第一个”的,只有唐凛。

如果他是十社的崔战或者甜甜圈的和尚那种急脾气,热血一涌就冲动,倒好理解了。可他偏偏是大部队中最冷静的几个人之一。

这样的人站出来,就只有一个可能——他想清楚了,并且做好了最坏打算。

一步步走到软梯之下的唐凛,内心戏没身后众人那么多。

他只知道,时间耗不得,总要有人第一个出来试试,一个人爬了,就可以带动后面。否则谁都不动,很可能的结果就是拖到最后几分钟,大家才不得不上。

然而三十九人爬七层古堡,几分钟恐怕连一半人都爬不完,谁会愿意成为后一半?那时候恐怖的就不是杀人魔,而是闯关者彼此间的求生欲了。

调整呼吸,唐凛单手抓住软梯,脚刚要跟着踩上,另外一只手里的树枝突然被人从后面夺了过去。

唐凛一怔,还没等回头,就被人挤开。

范佩阳理直气壮雀占鸠巢,眨眼已经登上软梯,离地快一米了,才拎着树枝低头看下方,象征性知会:“武器征收。”

唐凛:“……”

抢他跑道,还抢他树枝!

这边VIP受自家队长启发,也开始跑去拣树枝,南歌最眼疾手快,第一个找到合适的。

不成想刚拿到手里,就被霍栩抢了去,然后他就像一阵风似的冲到软梯那里,三步并两步就窜了上去,速度不逊于范佩阳。

南歌愣在原地:“……”

好好一孩子,说学坏就学坏了。

没一会儿,整个VIP都上了软梯,范佩阳、霍栩打头阵,郑落竹、越胖胖在中间,唐凛、南歌在最后——谁让他俩找了两次武器呢。

剩下的闯关者里,有被振奋的,直接学着VIP去找武器、爬梯子了;也有希望VIP先趟路的,就仍在原地观望。

范佩阳自开始攀登,就没往下看,他知道身后是自家队友,至于VIP后面还跟着谁,他不感兴趣。

现在的重点,是那个漆黑幽暗的窗口。

范佩阳轻轻眯了眯眼,虎口夹住树枝,用四指和半个手掌,配合另外一只手,迅速向上攀爬。

三层,四层,五层,六层……

窗口就在头顶上方了。

范佩阳一只脚穿过软梯间的空隙,抵住古堡壁,将身体往外推,试图利用身体和窗口的角度,提前捕捉窗内情况。

可才刚刚瞥见窗内一个模糊的黑影,世界忽然安静了。

空气和声音被再次剥夺,真空领域重新降临。

是浴袍男开始发动攻击了!

范佩阳早有准备,立即闭气,事实上浴袍男在他要爬到窗口了才开始攻击,已经比他预想的迟了。

窒息感没有打乱他的节奏。

相反,还带来了更旺盛的斗志。

原本抵着古堡壁,一点点将身体往外推的脚,猛然用力一蹬。范佩阳身体瞬间远离软梯,甩了出去,只手还紧紧抓在那儿。

身体甩离的一瞬间,他清晰看见了窗口内,阴影中一张妖媚的脸。

那人也看见了他,有些惊讶地微微扬眉,显然没料到他会用这种方法提前窥探。

但提前就提前了,窗口内的人似乎并不讨厌这样的意外。

四目交接。

那人诡谲一笑,但身体没有做出任何攻击性工作。

窒息感一点点压迫胸肺,范佩阳没有迟疑,在身体随着摆动惯性回到软梯后,脚下往上一踩,整个人正式来到窗口高度。窗台就在他胸前,只要他上手一撑,人就可以进窗。

前提是窗里没人的话。

既然有人,范佩阳便不抱幻想,来到窗口高度的第一时间,手中的树枝便狠狠刺了进去。

窗内人没躲,竟直接伸手,主动朝树枝抓了过去。

眼看树枝就要被对方抓住,范佩阳眼疾手快一个变线,又将树枝迅速撤回。

他本也没指望一击即中,这第一下,更多的是探探底。

窗内人没料到这么气势汹汹的攻击,说撤就撤了,手上扑了空。

但指尖还是擦到了树枝顶端。

擦的时候范佩阳没在意,反正也没被对方抓住。可当树枝回到近处,他才发现,顶端被窗内人手指擦到的地方,一道浅浅划痕。

从来只有树枝划手,还没见过手可以划开树枝。

那痕迹细而直,边缘整齐,就像它蹭到的不是手指,而是刀锋。

范佩阳眼底一沉,毫无预警再次将树枝朝窗内袭去,比前次更狠更快。

窗内人没想到这人刚把“武器”保住,又自动送上门,一个闪念,就错过了最佳应对时机,便随意抬起手臂去搪。

树枝结结实实打到对方手臂上。

只听“咔”一声,对方毫发无伤,树枝应声而断。

断口不是被撞击力折断的那种参差不齐,而是整齐平整,就像用刀砍断。

同一时间,窒息感消失,嘈杂的世界,又回来了。

不止范佩阳,所有爬在软梯上的闯关者,都是一愣,好几个不由自主地低了头,去看下方不远处的浴袍男,满眼“你他妈又想干嘛”的防备。

Guest.013这回是真的被冤枉了。

他没料到窗口里竟然有人。

范佩阳拿树枝刺进去再撤回来那一下,Guest.013就看见窗内人影了,虽然距离太远,看不清脸,但直觉告诉他,就是和自己一样来娱乐的同类人。

虽然大家都是花钱来娱乐,但Guest.013对这些人并没有什么好感。以2号休息室的七个人为例,五个让他无感,一个让他不太喜欢,一个让他非常不喜欢,这样的样本比例,实在很难使他对整个群体形成乐观期待。

还有,他也讨厌自己的地盘,被人不声不响的潜入。

也许这是关卡设定,但对于不知情的Guest.013来说,感觉就是被人横插一杠。

这种局面下,他不可能再进行攻击,来配合窗内那位不速之客。

反正有的是游戏时间,他不介意先静静欣赏对方表演。

空气和声音回来的一瞬间,范佩阳没急着动,而是一边呼吸,一边和窗内人用目光对峙。

大约过了五六秒,等得下面的霍栩都不耐烦了,刚想问范佩阳到底在干什么,后者已先一步低头,向他发警戒通报:“窗里有人,能力很可能是‘全身锋利’,目前判断,他可能不被允许探出窗口,但不排除万一。”

“全身锋利?”霍栩微微皱眉,“什么程度,削铁如泥?”

范佩阳:“应该还不到,常规刀具而已。”

霍栩明白似的点点头:“让路,我去踹开他。”

范佩阳客观陈述:“然后,你的脚就没了。”

霍栩不以为然:“除非运气太背,否则刀刃最多到骨,砍不断的。”

唐凛、郑落竹、越胖胖、南歌:“……”

再往下所有非VIP成员:“……”

你俩能不能不要用这么日常的语调聊这种丧心病狂的话题!

※※※※※※※※※※※※※※※※※※※※

第一更来啦,第二更可能会晚一点,不喜欢熬夜的小伙伴们可以明早来看,蹭蹭~~

喜欢子夜十请大家收藏:(www.duduaa.com)子夜十读读看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子夜十最新章节 - 子夜十全文阅读 - 子夜十txt下载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读读看小说

猜你喜欢: 生娃那些事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狼子野心每天都有食材在教我怎么做饭有风自南娱乐圈之当男神变成忠犬仆人我的安眠药先生哟,野人绝对臣服[足球].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曼曼归途投行男女(原名我们住在一起)白日梦我幽灵酒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假贵族重生之小师妹快到碗里来不准影响我学习!我不上你的当恶魔的声音今生我要做好人九零长女有点苏黑驴蹄子专卖店末世求生[家教]水牢之人安知我意
完本推荐: 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全文阅读逆天神妃至上全文阅读豪门斗之景色妖娆全文阅读浅吻全文阅读未来水世界全文阅读白日梦我全文阅读穿到大佬黑化前全文阅读献祭之光全文阅读孤王寡女全文阅读有风自南全文阅读谁是我全文阅读早安,幽灵小姐全文阅读弑天刃全文阅读穿回来后嫁给残疾大佬全文阅读傲慢与偏见之贫穷贵公主全文阅读炸年糕全文阅读今天也在努力的藏住耳朵尖全文阅读棋魂同人 国耀永夏全文阅读帝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旱魃神探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绝代名师剑与魔法那些事一晌贪欢:误惹首富大人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我家爹娘超凶的文艺圈巨星清初情缘山河盛宴王者风暴驸马要上天那个大佬回来了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撒娇福晋最好命嫁偶天成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顷洛惊华洪荒:人族武祖卡牌密室(重生)万界至宝阁家有庶夫套路深朕是红颜祸水长生十万年沧元图我真不是学神神医凰后画春光佛系少女不修仙巅峰仙道

子夜十最新章节手机版 - 子夜十全文阅读手机版 - 子夜十txt下载手机版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读读看小说移动版 - 读读看小说手机站